郝蕾望重寻15岁爱情:遇见喜欢的人仍会冲上去

更新时间:2021-06-14 01:08:34 作者:姚平 阅读:73

话 剧《柔软》13日广州上演,接受专访———

由孟京辉和廖一梅联手打造的话剧《柔软》将于13日至15日在友谊剧院上演,作为“悲观三部曲”的完结篇,《柔软》讲述绯闻缠身的女医生和一个年轻病人的情感纠结,在北京首演轰动一时,被称为“撕开身体直达灵魂”的戏剧。

从与邓超的恋情破裂,到与李光洁闪婚、婚变,再到与《永不瞑目》剧组的纠纷,郝蕾成为演艺圈里最富争议、最具个性的女演员之一。而由于出演娄烨的电影,她也成为了许多文艺青年心目中的最佳女主角。

人生如戏,郝蕾将其做到了极致。在《柔软》广州开演前夕,南方日报记者独家专访了郝蕾。她对自己一贯的我行我素自有说法“我不是人言可畏的阮玲玉,我是郝蕾。”

谈表演:

我最不爱照镜子,不是偶像演员

去年,郝蕾获得了人生中第一座表演奖杯——— 第47届台湾金马奖最佳女配角。但为了演出话剧《柔软》,她没有出席金马奖颁奖礼。郝蕾眼中,好电影与奖项没有必然的联系,这是她最喜爱的女演员莫尼卡·贝鲁奇告诉她的。“当一个人把目标放远了,就不会在乎眼下这些一朝一夕的事情了。”郝蕾口中的目标,是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表演教科书上。这似乎是很早就确定下来的事情,中学时,她劝同学“你赶快买个本子,我给你签个名,以后就不容易找我签了。”

南方日报:话剧与电影不一样,每一次演出都是一场全新的演绎。你在《柔软》广州站的表演会不会与以往不同?

郝蕾:结构不会与之前有大的变化,不同的也许是我对角色的理解。之前觉得这个角色幼稚、无用,但在杭州演出时,有一场戏,我很激动,很想在选择之前说服这个角色。

演员有第一自我和第二自我,而这两个自我是需要互换的。一个演员对周遭事物的理解,经历的事情都会影响她对这个角色的理解和演绎。经历了这么多事,我进步了,我也要以自己的进步带动角色的进步。

南方日报:你说过不在意媒体的评价?

郝蕾:我最在意的是自己的评价。一个人不能靠别人的评价活着,那活着多累啊。

南方日报:你一直很自信,为什么?

郝蕾:我是最不爱照镜子的人,以前是因为年轻自信,我从小就是干这个的。但现在年纪大了,也知道有的角度不好看,所以尽量呈现最好的状态。演员肯定有老的一天,如果因为老了我就没自信了,我不成了偶像演员了?演员都是有气场的,斯琴高娃老师当年演虎妞的时候就不漂亮,但她的气场谁能比得过?

谈爱情

对于爱情,我永远15岁

“是不是我演了这个电影就没人要我了,我就嫁不出去了?”25岁时,郝蕾邂逅了《颐和园》,当娄烨告诉她需要全裸出镜时,她第一次犹豫了,她害怕是因为怕因此失去爱情。失恋,痛不欲生;再恋爱结婚,离婚,几近崩溃……当婚变传闻最烈的时候,甚至有传言说她疯了“我想不通。我的精神领域一直是阳光、海滩的状态,突然就被重重地敲了一锤,我发现自己原来是站在垃圾场,甚至更恶劣——— 臭水沟,但是我都没发现……”

南方日报:经历了那么多感情的坎坷,你还相信爱情吗?

郝蕾:虽然主观上看了太多,觉得爱情已经是稀有的物种,一些其实很平常的规定性动作也会被看成是奇葩,但是一个人如果真的相信爱情,到老了依然还是会相信。我对自己说了无数次“我再也不相信爱了,再也不要爱了”,都没有用。

南方日报:如果现在遇到喜欢的人,你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?

郝蕾:我绝对会冲上去。我曾经看过梁家辉的一段访问,他说第一次见到张曼玉是17岁,那时候张曼玉蹦蹦跳跳很兴奋跟他说自己恋爱了,那个人什么什么样。20多年过去了,张曼玉恋爱了,依然会如少女般兴奋地跟梁家辉说她恋爱了,就像17岁时一样。

南方日报:你很喜欢和朋友分享你的爱情故事?

郝蕾:是啊,我一谈恋爱,就希望身边所有的朋友都能感受到那种幸福和快乐。有人说天蝎座很会保密,但对于爱情,我从不保密,我会迫不及待地和朋友分享,我会讲得很好。一个朋友曾经对我说,我的故事有一种特别的力量,本来她对爱情已经死心了,是我让她重新发芽了。

南方日报:张曼玉在爱情上回到17岁,你希望回到几岁?

郝蕾:15岁,我还不如她呢。

谈气场

本质上我甚至是个害羞的人

霸气外露,自从这个词走红之后,便成为形容郝蕾第一印象的首选,当然,其他候选词汇包括拧巴、特立独行、叛逆等等,总之一句话,这是一个不走平常路的人。在微博上和河南网友对战,与《永不瞑目》剧组的是是非非……郝蕾诠释了什么叫人生如戏,风格鲜明而又酣畅淋漓。但在郝蕾看来,浑身带刺并不是她的本意,在某种程度上,这甚至是她掩饰自己害羞的一种方式。“我希望给人的感觉是温暖的,但现在我的气场似乎有跑偏的趋势。”说到这里,郝蕾自己笑了起来。

南方日报:你一直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?

郝蕾:一个人只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演员不是技术工种,要靠自己的感觉才能演出来。一个演员没有自我,如何能算一个好演员?我不去做伤天害理的事情,但求无愧于心,那就够了。

南方日报:但你的直率有可能让很多人远离你。

郝蕾:无所谓,我从不给自己贴标签,也从不跟自己拧巴,在我的世界里,我一直是舒适的。我没有阻止别人评价我的权力,但我有选择听或者不听的权力。我所敬仰和崇拜的人都是靠精神活着的。我不是阮玲玉,我是郝蕾。

南方日报:对于那些伤害你的人呢?

郝蕾:这个世界没有纯粹的对与错,也没有绝对的好人与坏人。人不是流水线上的商品,不可能想掰扯成怎样就怎样。我不是一个会想怎么办的人,我有绰号叫“郝总”、“二蕾”,因为总是别人问我怎么办,我说怎么办,大不了不办呗。

南方日报:你给人的印象是个坚强的人,现在还会有恐惧、害怕的事情吗?

郝蕾:以前有,现在几乎没了。看了太多,经历了太多,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,一个人连死亡都能正视了,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呢。所以孟京辉总说我是“向死而生”。其实每个人都是这样,我常说一个词“无欲则刚”。

南方日报:你总喜欢说气场,那么你如何评价自己的气场?

郝蕾:我觉得我现在的气场有跑偏的倾向。我其实不是一个特别喜欢攻击别人的人,本质上甚至我是一个害羞的人,但别人都说,我给人的气场太厉害,太摄人了,感觉不容易亲近。我希望我的气场是包围式的,让人感觉很温暖,就像佛祖的那样。气场是慢慢积累的,是由心而发的,我也不是出生就有气场的。像我以前那么一个害羞的人,见了别人能说声你好,这就是跨出了很大的一步。

谈纠纷

我会挑导演、挑角色、挑对手

5月8日,郝蕾领到了30万元的执行款,纷纷扰扰闹了一年多的“《永不瞑目》剧组欠薪案”终于落下了帷幕。之前,闹绯闻,耍大牌,各种指责向郝蕾压来,其中最让她气愤的是“演得不好”。

南方日报:有媒体报道,你那天亲自去领了执行款,还向法官道谢?

郝蕾:这报道真是无聊,还说我亲自去,向法官道谢。废话!我不去人家也不让啊。大众高调,你低调就叫拧巴吗?我从来就不是一个标新立异的人,不是高调的人。

南方日报:中国没有演员工会,演员和剧组的关系很微妙。

郝蕾:中国没有演员工会是特别大的问题,观众看到的都是明星面上的生活,所以会听一面之词认为演员老是耍大牌,其实都是扯淡。其实再大的牌工作上也需要配合,也必须要听一些完全不知道艺术是什么的人的话。演员向来弱势。这个职业太特殊,是靠身体和精神在工作,遇到憋屈的事情多了。

南方日报:遇到这次纠纷,以后挑戏的时候会不会更谨慎?

郝蕾:会,我会挑导演、挑角色、挑对手,只有气场合了才会去演。我不对别人指手画脚,也不希望别人对我指手画脚。如果真的遇到这种人,我会立马甩手走人。

南方日报记者 吴敏

本版统筹:李平科

扩展阅读

欢迎留言: